5G竞赛…台湾快抢发球权

2018-12-17 02:09 来源:未知

  日前开打的中美贸易大战,眼看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一开始两边的争执在于贸易壁垒与关税互惠的不对等,后来演变成因违反国际制裁(international sanction)技术输出规定所作出的惩罚。其中美国商务部下重手对中兴通讯发布长达七年的禁令,禁止美国企业对其提供技术、材料与元件,包括芯片和软体(诸如Android)。

  此举逼使中兴通讯的大部分生产线顿时停摆,令其在短时间内陷入营运困境。如果对中兴的制裁果线万员工及家庭的实质伤害,中国政府恐怕别无选择必须强力反击,而最具时效的反制手段就是禁止或限制苹果在中国销售iPhone产品。以苹果公司在美国市值第一的地位,如果这样的反制出现,几乎等同中国对美国在经济上的正式宣战。

  论者有谓美国这一系列的制裁措施似乎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亦即美国真正的目的不在让中兴遭受金钱上的损失,而在弱化中兴于未来5G世代手机、通讯设备与应用竞赛中的竞争力。征诸川普政府视中国为战略敌手而对其采行日渐紧缩的军事经贸政策,对中兴通讯的惩处确实可能有削弱中国5G产业竞争力的考量。然而,即便在唯利是图的短兵交接中,美国政府似乎仍力图维持一定的道德正当性。此所以,虽然华为在5G研发上的投入和产出都远胜于中兴,此次美国的制裁并没有直接波及华为。

  从这次中美两强相争,回头来检视台湾在5G产业竞逐的现况。因为没有像华为、Ericsson 、Nokia等世界级的电信设备商,台湾在5G世代的产业机会主要是在通讯终端、小基站基地台和创新应用;大型基站基地台与核心网路机会相对小很多。在5G通讯终端方面,联发科的研发大军早已悄然成型,相关政府单位也正提供资金与测试频谱的支援,整体的开发进程大致与世界同步。

  在4G时代,小基站主要用于弥补大型基站间覆盖不及的漏洞;在5G时代,由于超高频无线电信号的使用,小基站则变成提供高频宽低延迟通讯品质的必备元件。过去,因为没有自制小基站软硬件平台的能力,台湾小基站厂商一向仰人鼻息,任由国际原厂摆布。通常这些厂商比其他小基站大厂晚了约18到24个月拿到硬件开发平台,而且原厂对他们提出的软体功能增减,支援优先度普遍不高。由于这些先天劣势,台湾小基站厂商一直都很难与世界大厂公平竞争。

  为了一举解决这些陈年难题,经济部本来已成功说服高通将其开发中的5G小基站硬件开发平台开放给法人团队作通讯协定软体的开发,如此所产出的软硬件平台再交给厂商作成小基站产品。假若这合作计画可如约进行,台湾在5G小基站竞赛中,将取得极具优势的战略地位:不但5G小基站产品可领先国际推出,其中关键软体得以自主,而且可借助高通的世界市场通路推广台湾的5G小基站产品。

  可惜,与高通的合作计画去年因故戛然而止,此中断造成约12个月开发时程的浪费,也可能让台湾小基站厂商再次陷于无法与世界同步取得硬件开发平台的困境。

  5G法人团队的当务之急是取得符合5G运算规格的小基站硬件开发平台,然后加快在此平台开发通讯协定软体的时程。今年的研发进展将特别举足轻重,因为它将决定国产自制的小基站基地台是否可在台湾5G国家队在2020年的展示应用系统中占有一席之地。

TAG标签: 发球权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