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危言:国乒绝非没对手 考验马龙的时候到了

2018-12-16 13:38 来源:未知

  巴黎,一座圣勃莱德杯,441名队员竞争,10天之后,注定有440人与它无缘,单项比赛的残酷性就在于此。在中国乒乓球绵绵的历史中,法国不能算得上是这个辉煌团队的福地,尽管这里有凯旋门,但是,10年前那个忽冷忽热的春夏之交,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是看着别人从门下潇洒而过,挥一挥手,没有留下一金甚至一银。那个五月,空气中残存的春意已经很淡,微风拂过塞纳河面,泛起片片涟漪。略显生硬的季节更替,微带着一点点残酷的烂漫。

  现在很多人给中国男乒划时代,往往从04年开始到2012年,因为这是刘国梁掌舵的时期,刚好也是国乒第三次创业之前的辉煌时期。这期间只丢了雅典奥运会男单金牌和09年世界杯冠军,其中09年还有没有派出绝对男一号和男二号的因素。其实如果从中国乒乓球的高度讲,把2004年雅典奥运会放到2000-2004年这个周期里更合适,现在人们更多记住的是2004年的雅典失利,记住刘国梁作为主教练第一次奥运会的失落。现在回过头来,站在中国乒乓球整个发展行进的角度看,04年的失手只是男乒这个周期问题中的一部分,只不过因为是奥运会的缘故,被人们格外关注了。

  回顾整个雅典奥运周期,中国队从2000年丢掉世乒赛团体冠军开始,已经暴露出一些隐忧,随后几年男乒的世界大赛都或多或少存在问题,2001年世乒赛团体赛,半决赛险些被韩国拉下马,那场比赛打得那么艰苦本身就说明中国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老将孔令辉状态的下滑、中生代的王励勤不太受重用、新生代的马琳和刘国正还略显稚嫩,只不过这些问题被刘国正九死一生的豪迈掩盖。刘国正的实力肯定是有的,但是那种极其被动的情况下,你不能否认刘国正的逆转有强大的国球底蕴做支撑。在那种极端的情况下,拿过世界冠军的队员和千年老二甚至千年老三的队员气场都是不一样的,“我能赢”和“我要赢”完全是两个概念两种心态。

  进入2002年,中国队在釜山亚运会上的表现同样不尽如人意,其中孔令辉输给庄智渊没进决赛,男双也丢掉了金牌。只不过这次王楠和女团的表现得更糟,舆论的焦点都在聚焦和批评王楠那里,相对来说男乒的问题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包括这一年的本土世界杯,孔令辉决赛输给了欧洲新近崛起的波尔。

  03年巴黎世乒赛中国队派出的也是全部主力,但是7名队员各自定位又不一样:孔令辉属于备受信任的老大哥,在亚运会这种亚洲范围的比赛,仅有两张单打名额的情况下,队里把其中一张给孔令辉,可见队伍对他的态度;王励勤、马琳、刘国正属于中生代正当打;王皓由于打法先进属于可以冲一冲的新锐;唐鹏和邱贻可则是名副其实的新丁,担负的基本责任是为主力“扫雷”。

  这七人又各自有自己的问题,三个年轻人王皓、唐鹏、邱贻可毕竟没什么比赛经验,属于赢了正常输了也正常;剩下的四人中,三个中生代不够稳定,刘国正状态不好、王励勤火候没到、马琳尚显稚嫩;老将孔令辉状态下滑,这些属于主观因素。

  具体到比赛,当时中国队最终进入八强的三名选手王励勤、马琳和孔令辉都是3-4失利,其中马琳和孔令辉都是决胜局两分惜败。比较典型的是孔令辉3-4施拉格的那场球,作为仅有的一位闯进四强的选手,不能说中国队对比赛不够重视准备不足,但是从比赛结果看,七局比分分别是8-11、11-7、10-12、8-11、11-8、11-7和12-14。孔令辉是在先输一局随后大比分1-3落后的情况下将比赛拖进决胜局的,最终两分惜败,客观来说,这个结果对孔令辉有点可惜,但并不算冤。

  应该说,作为实力强大的一方,中国队输球归根到底肯定是自己出了问题,这是主观原因。从2000年丢掉团体冠军到2001年团体涉险过关到2002年丢掉亚运男双金牌和世界杯男单冠军,甚至包括后来的乒联总决赛王励勤、马琳首轮出局。沿着这个脉络看,中国队输球有偶然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必然。

  看似是两分的差距,其实这个时候对手赶超的势头已经上来了,中国乒乓球队作为强大的一方,对手追上来并赶超需要有一个过程,朱世赫施拉格们不会一上来就4-0横扫中国队员,他们势必会3-2、4-3险胜然后一步一步往前走,这就是当时中国男乒的现状。

  刘国梁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上任男乒主教练的,尽管他采取了一系列补救措施,比如加快新老交替的步伐,具体到坚定对马琳王励勤的使用,加快培养王皓陈玘等等。但是这个时候这个周期人员的基本框架已经定下了,而且培养队员也是需要时间和成本的。

  到了雅典,更大的问题来了,男单丢掉冠军,很多人看过男单决赛都觉得是王皓不够成熟,确实,王皓是不够成熟,作为前一年世乒赛的队内五号单打(巴黎世乒赛男单队内基本排序是:孔令辉、王励勤、马琳、刘国正、王皓、唐鹏、邱贻可),第一次打奥运会能进决赛已经不错了。好在刘国梁的后续工作做得不错,从此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执教辉煌时代。从雅典奥运会之后到2012年,中国队几乎席卷了所有世界大赛的冠军,仅在2009年没派出绝对主力的情况下丢掉了世界杯的男单金牌。

  2013年的世乒赛,中国队再回巴黎,不用刘国梁说,球迷也明白,现在的实力肯定比当年强,这是任何一支成长进步的球队的必然结果,但是现在的情况和03年又有一些相似之处,除了比赛地点相同之外,两次世乒赛中国队的人员搭配也比较类似:

  当然,03年的丢冠并不是人员配置有问题,是整个周期备战问题中的一环,况且当时派出的已经是全部的主力队员,如果非要说队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话,那就是中生代的王励勤、刘国正和马琳没有及时顶上来。当时王皓、邱贻可和唐鹏属于小队员,老将孔令辉巅峰期已过,中生代正当打的王励勤三人本应该挑起大梁。

  本次世乒赛,闫安和樊振东扮演邱贻可唐鹏三人的角色;王皓和马琳扮演孔令辉的角色;中生代的马龙、张继科和许昕扮演扛鼎的角色。和当年三人相比,相同的是,两个有奥运经验的选手(王励勤、刘国正VS张继科、马龙)加一个没奥运经历的选手(马琳VS许昕);甚至是两个状态不错的选手(王励勤、马琳VS马龙、许昕)加一个状态一般化的选手(刘国正VS张继科)。和10年前不同的是,马龙三人大赛经历更丰富也更成熟,而三人中,综合状态、实力厚实度、大赛经验等等因素,马龙又是那个最有希望扛鼎的团队中的中坚力量。

  现在中国队不是2003年时的状态,当中国队自己犯错误的时候,对手能赢我们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欧洲经验丰富的老将,一种是亚洲异军突起的新星。为什么不是欧洲新星或者亚洲老将,因为欧洲年轻选手往往底子没那么厚实,就算有机会战胜一名中国选手,往往八强之后再往前就难了。而亚洲老将,大多被中国队打服,这方面比较典型的是吴尚垠,韩国媒体就认为他面对中国选手时没有必胜的信念。

  而欧洲老将比如波尔或者萨姆索诺夫,打到30开外这个岁数,技术已经比较厚实稳定了,球也比较油滑,另外经过和中国队多年的对抗,心态已经能摆的比较好,这种情况下,如果身体和心理能调整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是很有机会赢球的。

  而亚洲新秀是另一种特点,他们的技术功底往往比较扎实,冲击力十足,面对中国队心理上也没有前辈那么多阴影,如果大赛中突然冒出一个的话,中国队还是需要警惕的。韩国在这方面率先尝到甜头,03年的世乒赛亚军朱世赫包括04年的奥运冠军柳承敏就是这类新锐的代表。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朱世赫和柳承敏的启发,近年来,日本栽培年轻队员力度之大,甚至有揠苗助长的嫌疑,一些十三四岁的小将就开始打飞的参加公开赛。09年的松平健太在家门口吓了马琳一身冷汗,算是这种培养模式比较接近成功的一个案例。

  本届世乒赛,韩国延续了大赛派上1-2名新秀的传统,寄希望这些秘密武器能起到当年朱世赫柳承敏的效果,这次的幸运儿是金庆民和黄敏,金庆民此前仅参加了今年韩国公开赛等少量国际比赛,黄敏和更是只有15岁的高中生,是吴尚垠主动放弃参赛机会,将名额转给黄敏和的。

  欧洲老将和亚洲新秀如果在一届大赛中同时出现,威力是比较大的,尤其是赶上中国队自己出问题的时候,这方面03年的巴黎世乒赛就是典型。欧洲老将施拉格和亚洲新锐朱世赫双双逆袭。而且作为对手,这是中国队“不可控”的范围,因此需要格外警惕。

  中国乒乓球队不好做,冠军赢得多了,大家嫌比赛没悬念;偶尔输一两次吧,又被舆论和球迷所不接受。近两年国乒提出了“养狼计划”,其实“养狼”然后被狼干掉的事情并不容易发生,因为这件事本身就属于一个被动的过程,所谓明枪易躲,脑子里那根弦儿始终绷着呢——那有狼,一定要万万小心。真正容易出问题的恰恰来自自身,自己备战和准备的问题。

  其实大多数胜利和冠军来的并不容易,每一个冠军背后都是一个如履薄冰的培育过程,你看到的只是4-0的结果,听到的是那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这个过程包含很多外人看不见的付出,包括研究对手的细致程度、自身准备是否周密等等。大到新老交替、小到临场指挥的一个暂停,繁琐的准备过程背后,任何一个细节的疏忽都有可能导致03年的结果。

  比赛就像战争,没开始打的时候,谁也不能说100%的把握如何如何,真正到了赛场上,“赛”是运动中的过程,“比”是行进中逐步走向的结果。这是个一直动态的过程,也注定了结局的不确定性。但凡比赛,没有哪一个冠军是“本来就属于国乒的”。

  10年前的巴黎,两位屌丝以逆袭的方式横空出世。10年后,舞台还是那个舞台,逆袭抑或横扫,角儿们,准备好了吗?(搜狐体育 思航雨)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