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是也 施拉格:欧洲最后一个世乒赛男单冠军

2018-12-16 13:36 来源:未知

  要说到运动员中谁的打球动作最标准,我想大家可能第一时间想到一定是马龙。马龙打球发力集中,动作衔接流畅舒展,可以说是教科书般的动作。

  如果说国乒是以马龙为代表的“正派”技术风格的话,那瓦尔德内尔、施拉格等世界冠军就是欧洲“野球”风格的典型代表。本次《超级乒坛》的嘉宾就是欧洲“野球”风格中的一员,他就是来自奥地利的施拉格。施拉格今年45岁,右手横板两面反胶打法。施拉格擅长守中反攻打法,他常常在被动防守状态突然用一板回头球打得对手不知所措,再加上极具迷惑性的半高抛发球,使得施拉格成为了上世纪90年代末期国际乒坛极具实力的欧洲选手。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施拉格在2003年的巴黎世乒赛中,他先在1/4决赛中淘汰了卫冕冠军王励勤后,紧接着他又在半决赛中战胜了国乒主力孔令辉,最终,他在决赛中是力克韩国选手朱世赫获得了世乒赛男单冠军。施拉格在2003年巴黎世乒赛的这次夺冠,也是至今为止欧洲选手最后一次染指世乒赛的男单冠军。今天的《超级乒坛》就带大家认识这位来自欧洲的世乒赛冠军,施拉格。

  施拉格最后一次出现在国际比赛是在2016年的吉隆坡世乒赛上,由于队友哈贝松身体抱恙,于是,久疏战阵的43岁的施拉格临时代替队友出征了吉隆坡世乒赛。

  施拉格:我参赛的原因是,奥地利队的选手哈贝松他的耳朵出了问题,所以不能坐飞机。然后我去参加的世乒赛,我们的小组很艰难,奥地利队里有两个优秀的选手,但是第三号选手水平一般,我比他要强,但是三号球员很年轻,所以奥地利队邀请我作为球队一员,参加这届团体世乒赛,我说可以,但是我得准备下,然后我就有三天的准备时间,只有三天的时间,之后我们飞往吉隆坡,结果我发挥得很好,我是成绩最好的奥地利选手,在团体赛中取得三胜一负。

  最终,施拉格所在的奥地利队获得了吉隆坡世乒赛男团第九名的成绩。此次世乒赛过后,施拉格也算是正式告别职业赛场,选择了退役。施拉格1972年9月28日出生在距维也纳北部约50公里的小镇上,5岁时,他和哥哥一起在家乡的一家乒乓球俱乐部学打乒乓球,慢慢地,施拉格就喜欢上了乒乓球这项运动。16岁时,施拉格向父母提出了想当职业球员的想法,但是,施拉格的这个想法遭到了父母的严词拒绝。

  施拉格:大概在1988年左右,从欧青赛回来后,我告诉父母,我不想继续学业了,想成为乒乓球专业选手,父母说不行不行,那只是乒乓球,你得去学校学习,闲暇之余去打球,所以我不得不等到参军之后,我在十八九岁的时候入了伍,这样有机会成为职业运动员,只是需要穿军装 但还是运动员。

  就这样,18岁的施拉格入伍后终于可以放下学习,全身心地投入到乒乓球训练中,他如愿成为了一名职业球员。此后,虽然施拉格在欧洲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但由于在国际大赛中表现平平,所以他一直被大家归为“二流选手”。

  时间来到1999年,在第45届世乒赛上,27岁的施拉格一举杀入了男单四强,随后他又在半决赛中和刘国梁大战六局,展现了惊人的实力,而也就是这场比赛过后,施拉格开始在国际赛场崭露头角。

  在这场比赛中,施拉格最终以1比3不敌刘国梁,获得了1999年世乒赛的并列男单季军。当现在再回忆起这场比赛,施拉格告诉我们,自己仍然遗憾不已。

  施拉格:我在1999年世锦赛败给刘国梁,是我最为之后悔的一场比赛,为什么呢,因为我拍子黏胶皮的时候出了问题,说起来有点复杂,胶皮和板都需要刷胶水,然后再黏在一起,这个胶水有特殊功效能让胶皮回球速度更快,但它有个时效期大概是45分钟,期间球拍用起来会特别好,之后回球球速会变慢,从1/4决赛开打之后比赛是前一场结束后就开始后一场,但是你不知道前一场会打多久。

  我和刘国梁的半决赛之前,是瓦尔德内尔对阵马琳,瓦尔德内尔大比分领先,我就想 比赛差不多定局了,于是我就把球拍交给检查员,但那之后瓦尔德内尔连输两局,我多等了将近30分钟,当我拿起球拍开始与刘国梁的比赛,胶皮的速度已经变得很慢了,非常非常慢,我很懊恼为啥球拍要交那么早,我当时年少犯了这个愚蠢的错误。

  就这样,施拉格在1999年的世乒赛中,以季军的成绩,站上了世乒赛的领奖台,而施拉格也是因为这一役开始被世界球迷关注。相比起20岁就获得“大满贯”的刘国梁来说,27岁才站上世乒赛领奖台的施拉格绝对算是大器晚成型的选手了,不过,这位“老将”的“黑马之路”还没有结束,在2003年的巴黎世乒赛上,30岁的施拉格在1/4决赛中战胜了卫冕冠军王励勤,紧接着他在半决赛中又击败了另一位国乒主力孔令辉,强势闯入了最后的男单决赛。

  连续淘汰两名国乒主力闯入决赛,施拉格一跃成为了巴黎世乒赛上的最大“黑马”。男单决赛开始,施拉格的决赛对手是韩国削球手,朱世赫。面对朱世赫的稳健的防守,施拉格不急不躁,凌厉的进攻帮助施拉格连赢两局。而后的比赛较为胶着,但施拉格依旧在最后拿下冠军。

  施拉格:决赛现场有15000多名观众,一张球台 15000多人围观,难以置信,最后大比分是3:2(应该是4:2)但是小分我不记得了打到最后一分时,他那个球失误了,赢球后我脑子一片空白几乎一度失去记忆,因为我太兴奋了。这种感觉太奇妙了因为我不是夺冠热门球员之一,我只属于热门球员的第二梯队,不像孔令辉、王励勤、王皓他们都是主要的热门,我和朱世赫都是很优秀的球员,最后是我更幸运一点。

  就这样,施拉格在2003年的巴黎世乒赛男单决赛中以4:2战胜韩国选手朱世赫,站上了世乒赛的最高领奖台。在30岁的年纪,在中国队的强手层层夹击的情况下,施拉格获得了最后的冠军,这个世界冠军对施拉格乃至整个欧洲乒坛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而施拉格获得的这个世乒赛男单冠军,也是到目前为止欧洲选手获得的最后一个世乒赛男单冠军。

  施拉格:是的,唯一的欧洲人,我想不会再有什么变化吧,老实说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将一直维持这个身份,亚洲尤其是中国,好比是乒乓球的另一个星球,因为自从1970年后中国投入诸多的人力和物力到乒乓球上面,所以你的优势比周边国家要大很多,就无法公平比较了。

  同时中国人口更多,年轻的人才就更多,并且有如此优秀的体育系统,我的想法是:成为中国冠军比世界冠军难多了,你的竞争会更多。

  获得世界冠军后,施拉格受到了奥地利国内球迷的热捧,同年,他也因此获选为“年度奥地利运动员”,奥地利相关部门还专门发行了一套施拉格的邮票,来表彰他为奥地利乒乓球做的贡献。现在的施拉格,生活重心已经从乒乓球转移到了家庭上面,施拉格告诉我们,自己的儿子尼克也很喜欢打乒乓球。

  施拉格:会的,当然会,但是首先我会告诉他,打职业可不简单,非常难,训练很艰苦,如果你还想打,我会支持的。

  从施拉格2003年巴黎世乒赛夺冠后,国际乒坛再也没有欧洲选手站上过这个赛事的最高领奖台,更准确地说,是没有任何一个外国人站上过世乒赛男单项目的最高领奖台,从2003年过后,一直到目前为止,中国队包揽了世乒赛的男单冠军,这足以看出国乒的强大。

  不过,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一批极具威胁力的对手,才能督促我们不断强大,他们是我们不断进步的动力,感谢对手。

  转载请标注出自先锋乒羽(xianfengpy)欢迎转发朋友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